都說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照此句式,似乎還可以續上一句:樓外有樓,城外有城。不過,有人的地方不一定有城,因為還有鄉村。同樣,有城的地方不一定有人,或者說很多人,比如“鬼城”———近年來,部分城市的急劇擴張,已經涌現出越來越多空城,高大密集的樓盤中,少有人煙,晚上偌大城區只有兩至三成燈光點亮,孤零零毫無人氣可言,看似“鬼城”浮現。
  圈一圈媒體的分析,產生“鬼城”的原因無一例外地指向了房產泡沫。錶面上看,“鬼城”的高空置率是因為房產供給遠超需求。不過,仔細想想就會發現大謬,是因為房產的泡沫化建立在不合理的高房價之上。這種房價,並非市場理性調配的結果,是人為操作使然。這裡的人,除了地產商人、投機者和官員,甚至還包括了剛需的購房者。
  並非隔空放炮,而是有事實為證:近段時間,杭州一樓盤降價促銷,幾個剛買房的業主打出“黑心開發商,泯滅良知”的橫幅,沖冠一怒為降價。開發商售樓處被砸,那情形簡直像是“搗蛋的大象進了客廳”。對於降價,此前望穿秋水,現在咬牙切齒,看似癲狂,實則正常:他們已經被利益拴在了同一條繩子上:房價一跌就虧,一漲就賺,儘管對他們來說,房子是自住的,房子價格的升降,不過一道“心情曲線”而已。
  與房價漲跌瓜葛最少的剛需購房者,尚且對既得利益敏感得如小姑娘的脖頸,何況那些商人呢?所以,“房產商從政府拿地、從銀行拿錢,比如貸款5億,拿2億建樓並將其市值炒到10億,然後一邊送房給‘人民公僕’一邊高價賣給‘人民’”的段子雖屬虛構,卻是有其真實合理性的。除了“屁股決定腦袋”外,進一步來看,見樓不見人的城市化才是鬼城林立的真正誘因。
  經濟學家周其仁有一個觀點,打量城市化有兩個維度:一個維度是物理外觀上的,另一個是非常抽象的社會權利方面的變化。據此,不難發現國內城市化的一個通病,只註重外觀上的高大上,忘掉了人才是城市化的初衷和目標所在。不管什麼理由,一座拒絕人的城市不會是一座好城市。只有發現人、滿足人,回到人……才能實現真正的城市化:有了人的註入,人氣的滿溢,“鬼城”魅影才會逐漸消散,城市才會逐漸染上尋常人家的煙火色彩。
  “城市,讓生活更美好!”這是2010年上海世界博覽會的主題。而現在由於高房價,百姓既買不起房,又無力承擔高額房租,“人”尚且不能自由移動,又何來社會權利維度的城市化呢?當政府和商人都把建房子當成一項生意而不是民生的時候,指望房價下跌、“鬼城”不再,或許同與虎謀皮沒有什麼兩樣。 □墨攻  (原標題:[街談]見城不見人的“鬼城”魅影)
創作者介紹

防水公司

sr76srrn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